精兵强将团结一致 援外扑火载誉而归--巴林林业局赴金河林业局秀山林场扑火纪实

呼伦贝尔市林草局    日期:2019-07-03    责任编辑 :巴林林业局   

2019年6月20日晚21时30分,我用手机浏览头条,看到根河林业局副局长于海俊同志扑火光荣牺牲的消息,立刻和爱人说这事,我俩正在谈论着,对林区防火形势的严峻感到担忧,手机微信来了一条信息,湿地公园保护站站长朱建章通知,全体男同志一级待命,收到回复。5分钟内,男同志全部回复收到,此时朱建章电话打了进来,告诉我马上回单位,准备赶赴火场。

22时,湿地公园8人备好行囊和扑火机具,在巴林林业局大楼前集中待命。林业局快速扑火队49人,7台防火运兵车严阵以待,随时等待出发的命令,这时我们才知道这次的援外地点是金河林业局秀山林场。23时,这支队伍在綦武赟副局长的带领下,装好扑火机具和给养出发了。防火指挥车在前面带路,野保站副站长刘继华在最后压阵,迎着暗夜,我们紧张有序向着火场出发。

21日早7时,我们的队伍到达额尔古纳市,简单吃点早餐,又出发了。中午12时到达了金河林业局,呼伦贝尔市应急管理局副局长敖特根接待了我们,通知到直升机停机坪等待空运进入火场。停机坪前巴林局与乌奴耳林业局、免渡河林业局、牙克石市和额尔古纳市的扑火队伍大约200人都在等待直升机运送。我们的队员和司机经过13个小时的连续奔袭,已经人困马乏,綦武赟通知队员原地吃饭休息,等待下一步命令。下午4时,得到前线防火指挥部命令,因直升机运送能力有限,巴林林业局、牙克石市和额尔古纳市的快扑队员开车奔赴秀山火场。经过短暂休息的队员似乎有了点精神,肩负着扑火重任的队伍又出发了,汽车在崎岖的简易公路中踟蹰前行,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走了5个多小时,晚上9时30分我们到达了指定地点。山上就是火场,前线防火指挥部下达命令, 给15分钟吃饭,之后带上装备和扑火机具赶赴火场。在向导的引路下,所有队员背着四五十斤重的装备开始爬山,綦局长和我在前面紧跟向导,防灾办主任娄松林断后,保证夜间行军的安全。

茫茫的原始森林,遮天蔽日,林中树木横倒竖卧,青苔、巨石、沟壑,在漆黑的夜晚,队员们深一脚浅一脚负重前行,走几十米就得歇一会,陡峭的山峰挑战着队员们的极限。年龄大的已经59岁,原快速扑火队队长吴子荣现已调到督导室,听说这次援外扑火,有着多年扑火经验的他主动请缨,58岁的年龄,背着几十斤重的行囊,始终走在队伍的前列,还要照顾着后面掉队的同志,不断的招呼着,喊着,在这深山老林里,一旦走错了路,后果不堪设想。綦局长在对讲机里告诉前面的放慢速度,嘱咐后面的紧跟队伍,42人的队伍中,近20人年龄在50岁以上,其他的都是30岁左右的独生子,大家背着行李,扛着灭火机,拎着油壶,拿着二号工具等,每隔100米就有几个帐篷和扑火人员,我们一路攀爬,一路打听,原来向导说2500米,结果是2500米到火场起始位置,又前行走了2000米,终于可以就地休息,此时已经半夜两点,队员们连续奔波已经27个小时,又累又困又乏,放下行李,来不及搭帐篷,裹个军大衣,躺在苔藓中就睡着了。我们三个领队前后左右查看火烧迹地,防止枯树和伤根树木突然折断伤及队员,巡查之后,确认没有危险,我们才和衣而卧,暂时咪一会。

22日凌晨4点多,天已经大亮,可是,劳累的队员还在梦乡中。这时,綦局长接到防指命令,全体队员马上启程,前往巴林局防火线指定地点集结,接管800延长米的遛火线任务。虽然不忍心喊醒酣睡的队员,但是,必须严格执行前线防指的命令,各领队挨个叫醒队员,带上装备,紧急出发。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,终于到了我们的指定防区,与扑火的毕拉河森林消防大队相遇,明火已经扑灭,火场内还有大量的浓烟,枯树、倒木还残存着余火,队员们放下背囊,与消防队员一起清理火线。早上7时,疲惫的队员们终于把防火线内的隐患清理完成,在火烧迹地内开始安营扎寨,简单吃点自备的馒头和咸菜,躺在帐篷内又睡着了。队员们确实是太劳累了,领队们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,然而,神圣的职责不允许有一丁点的疏忽,不能打任何折扣,这就是巴林局一支能打硬仗、能打胜仗、能迎难而上的光荣队伍。

9时,对讲机和山下的车队联系不上,给养不能按时到位,队员们的午餐还没有着落。我主动请缨,带领八名队员下山背给养。如果按照原路返回营地大约得走五六公里,回来时负重行走,不但消耗大量体力,而且还需要五六个小时,为了节省时间,便于所有队员上山下山,我们几个一致决定拿着油锯从山上开出一条路来。原始森林里,倒木、枯枝、杜鹃、偃松交织在一起,下山人空走都迈不开步,别说负重上山了。前面油锯开道,后面人员清理,大约两个多小时,我们成功开出一条新路,顺着沟塘子又走了1公里到了公路,对讲机和山下的车队终于取得了联系,车队开车把我们接到给养供给处。刘继华昨天连夜开车去根河采购食品还没有回来,山下也只是有点方便面等,这时,牙克石市林业局副局长孙胜兴过来说,前线防火指挥部有给养,你们去和他们联系一下,先把中午饭解决了,我们几个在孙胜兴的陪同下,走了大约10分钟,见到了前线防指主管后勤的李部长,李部长说马上给我们解决食品,可另一位领导说现在车上的食品是给森林消防大队的队员准备的,李部长说,所有山上的人不能让他们挨饿,先解决巴林林业局的队员午餐,消防大队的再想办法,就这样,我们领到了四十个人的食品。山下的7个司机主动说,先给山上的同志们,他们在一线,一定要吃好,我们在山下好对付。我们几个稍事休息,背上给养顺着新开的路急匆匆往山上走,每个人身背五六十斤的重物,顶着烈日的炙烤,踩在深深的苔藓里艰难前行,汗水浸透了衣服,沟塘子对面还在冒着浓烟,直升飞机不断的在山顶上盘旋查看火情,等我们上到山顶,山上的队员已经饥肠辘辘,我们不顾劳累即刻分发食品,他们手抓馒头,就着咸菜,喝着瓶装水,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午饭。这天三十多度的高温,瞎蒙、蚊子在队员们身边萦绕,我们在帐篷里闷热潮湿,出来又蚊虫叮咬,那份罪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。下午4时,各领队带着队员沿着火线继续清理,确定没有隐患后,才坐下来休息一会。

晚餐后,劳累一天的队员钻进帐篷睡着了,挨着我们的毕拉河森林消防大队队员大部分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没有带帐篷,只是简单支起了一个塑料布,几个人挤在一起进入梦乡。半夜里,忽然下起了大雨,因为我们是在山上露营,帐篷都是顺着山坡方向搭的,雨水顺着坡向流进了每个人的帐篷里,衣服、鞋都浸泡在雨水中,而旁边的消防官兵已经在山上连续奋战几个昼夜,实在是太困了,这么大的雨水,他们竟然没有醒,只是又往一起挤了挤,接着酣睡,谁是最可爱的人,他们当之无愧。

23日四五点钟,天已经大亮,经过一夜的雨淋,大部分人都起来了,精神状态都出奇的好,我们的队员和森林消防的官兵也都渐渐熟悉起来,互相开着玩笑,交流着经验,双方的食品拿出来互相赠与。我们上山没有带锅炤,消防大队炊具相对齐全,他们做完饭,把一切用品借给我们,快速扑火队员张宝国主动承担了厨师的重任,开始准备早饭。连续两天我们吃的都是馒头咸菜,队员们太想吃点热乎的炖菜了,一会一锅热乎乎的菜炖好了,转眼之间一锅菜吃的精光,大伙舒舒服服吃了一顿饱饭。

半夜这场雨,给严峻的火场带来了久违的安宁,虽然还有冒烟的地方,但是减缓了火场的压力,似乎所有人松了一口气。毕拉河的森林消防队员脱下衣服和鞋,在火堆前烤着潮湿的衣服。天气又放晴了,毒辣的太阳照在队员们身上,被雨淋湿的衣服在太阳的照射和身体的烘托下,渐渐干了,年轻队员们顽皮的天性也显露出来,以灿烂的笑容迎接着新一天的到来。可是,领队们没有丝毫放松警惕,带着队员兵分两路,上下查看火线情况。半夜的雨水起了很大作用,个别地方还有青烟,原始森林的腐殖质太厚了,雨水不可能一下就浸透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严防死灰复燃,我们开始清理火场内的烟点,森林消防大队的队员们用锹镐打防火隔离带,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清理,火场三十米以内的火点基本清理干净了。返回营地时,森林消防队员们还在打防火隔离带,由于他们带的工具不足,几十名森林消防队员徒手挖隔离带,有的队员手指都出血了,他们仅仅二十几岁,在我们面前就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,刹那间对他们肃然起敬,我们的国家有这么一支坚强的队伍,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呢,祖国的强大来自于人民,更来自于这支战无不胜、攻无不克的光荣子弟兵,我们什么都没有说,纷纷脱下手套送给这些让人尊敬的子弟兵,也拿起仅有的几把铁锹投入到打隔离带的工作中。

今天是我们出发后的第三天,看着对面山头还有青烟冒出,我们心里想着,在山上还得几天才能撤出。从山下背水上山极为困难,背上来的水只能饮用,不能洗脸刷牙,只能忍受着浑身的瘙痒和潮湿,每个人都蓬头垢面,满目倦怠。我看到吴子荣队长时,他的双眼浮肿,但仍然很乐观,一名有着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,在关键时刻,身先士卒,践行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光荣本色,诠释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铮铮誓言。

经过一天的紧张劳动,防火隔离带全线贯通,所有的队员带着满身的疲惫再次进入梦乡。半夜,几声沉闷的惊雷再次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,狂风夹着暴雨倾泻而下,帐篷在暴雨中显得那样单薄,不堪一击,森林消防大队的队员几个人把塑料布裹在身上,继续在暴雨中沉睡。我们既盼望大雨的到来,也心疼这些孩子们的凄苦,但是,没有办法,火场就是战场,火光就是命令,在扑灭这场金河林业局秀山林场的大火中,他们不辱使命,勇往直前,克服了各种困难,忍受了难以想向的困苦,终于打赢了这场攻坚战,按照预定计划,实现了全线合围,我们为他们这种精神点赞,为他们的坚强自豪。

6月24日,早餐后,再次接到命令,前移500米。我们把行李收拾好,到达指定地点,开始搭帐篷,经过昨夜一场大雨,火场内已经没有一丝烟雾,整个秀山清新、寂静,只有烧枯的树木在静静诉说这场不期而来的灾难。

11时,前线防火指挥部又来命令,援外的牙克石市、额尔古纳市和我们三支队伍全部撤到山下集结。我们再次整理行装出发,12时与山下的车队汇合。根据所有扑火队伍的汇报,结合直升飞机的巡查,前线防火指挥部确信没有任何烟点,指示我们将防区任务交给金河林业局的接管人员,至此,圆满完成了这次援外扑火任务。简单吃点午餐,我们上车返程,六十公里的路,感觉那么漫长,所有人早早掏出手机,等待手机信号,两个小时后,车队走出了简易路,信号通了,大家急不可耐的给妻儿、父母、朋友报平安,倾述着这几天对亲人的思念,晚上6时到达根河市休整。

6月25日,早上7时我们启车返程,下午4时30分,这支援外远征的队伍终于抵达巴林,林业局的所有领导、同事们,早早在招待所门前等待我们的凯旋归来。虽然是短短的几天,确好似走了很长时间,当局长宋同利、党委书记秘希刚、纪委书记杨志祥的双手与我们紧紧相握时,队员们疲倦的双眼流出了幸福的眼泪,来自家属的担忧、来自同事的牵挂、来自领导的惦念,顿时汇入一股暖流,传遍全身。

这次援外扑火,锻炼了这支队伍,在关键时刻考验了这支队伍,我们得到了前线防火指挥部的肯定,得到了呼伦贝尔市林草局的赞许,得到了呼伦贝尔市应急保障局的表扬。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在危难之时,我们不辞劳累,昼夜奔袭,发扬了集体主义精神,在外局面前展现了高尚的品质,严谨的作风,为巴林林业局争得了荣誉,这才是“精兵强将团结一致,援外扑火载誉而归”。(许彪)



200/200

ICP:蒙ICP备16005794号    网站标识码:1507000019  

  • 呼伦贝尔市林草局主办
  • 呼伦贝尔市林业信息中心承办

精兵强将团结一致 援外扑火载誉而归--巴林林业局赴金河林业局秀山林场扑火纪实

2019年6月20日晚21时30分,我用手机浏览头条,看到根河林业局副局长于海俊同志扑火光荣牺牲的消息,立刻和爱人说这事,我俩正在谈论着,对林区防火形势的严峻感到担忧,手机微信来了一条信息,湿地公园保护站站长朱建章通知,全体男同志一级待命,收到回复。5分钟内,男同志全部回复收到,此时朱建章电话打了进来,告诉我马上回单位,准备赶赴火场。

22时,湿地公园8人备好行囊和扑火机具,在巴林林业局大楼前集中待命。林业局快速扑火队49人,7台防火运兵车严阵以待,随时等待出发的命令,这时我们才知道这次的援外地点是金河林业局秀山林场。23时,这支队伍在綦武赟副局长的带领下,装好扑火机具和给养出发了。防火指挥车在前面带路,野保站副站长刘继华在最后压阵,迎着暗夜,我们紧张有序向着火场出发。

21日早7时,我们的队伍到达额尔古纳市,简单吃点早餐,又出发了。中午12时到达了金河林业局,呼伦贝尔市应急管理局副局长敖特根接待了我们,通知到直升机停机坪等待空运进入火场。停机坪前巴林局与乌奴耳林业局、免渡河林业局、牙克石市和额尔古纳市的扑火队伍大约200人都在等待直升机运送。我们的队员和司机经过13个小时的连续奔袭,已经人困马乏,綦武赟通知队员原地吃饭休息,等待下一步命令。下午4时,得到前线防火指挥部命令,因直升机运送能力有限,巴林林业局、牙克石市和额尔古纳市的快扑队员开车奔赴秀山火场。经过短暂休息的队员似乎有了点精神,肩负着扑火重任的队伍又出发了,汽车在崎岖的简易公路中踟蹰前行,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走了5个多小时,晚上9时30分我们到达了指定地点。山上就是火场,前线防火指挥部下达命令, 给15分钟吃饭,之后带上装备和扑火机具赶赴火场。在向导的引路下,所有队员背着四五十斤重的装备开始爬山,綦局长和我在前面紧跟向导,防灾办主任娄松林断后,保证夜间行军的安全。

茫茫的原始森林,遮天蔽日,林中树木横倒竖卧,青苔、巨石、沟壑,在漆黑的夜晚,队员们深一脚浅一脚负重前行,走几十米就得歇一会,陡峭的山峰挑战着队员们的极限。年龄大的已经59岁,原快速扑火队队长吴子荣现已调到督导室,听说这次援外扑火,有着多年扑火经验的他主动请缨,58岁的年龄,背着几十斤重的行囊,始终走在队伍的前列,还要照顾着后面掉队的同志,不断的招呼着,喊着,在这深山老林里,一旦走错了路,后果不堪设想。綦局长在对讲机里告诉前面的放慢速度,嘱咐后面的紧跟队伍,42人的队伍中,近20人年龄在50岁以上,其他的都是30岁左右的独生子,大家背着行李,扛着灭火机,拎着油壶,拿着二号工具等,每隔100米就有几个帐篷和扑火人员,我们一路攀爬,一路打听,原来向导说2500米,结果是2500米到火场起始位置,又前行走了2000米,终于可以就地休息,此时已经半夜两点,队员们连续奔波已经27个小时,又累又困又乏,放下行李,来不及搭帐篷,裹个军大衣,躺在苔藓中就睡着了。我们三个领队前后左右查看火烧迹地,防止枯树和伤根树木突然折断伤及队员,巡查之后,确认没有危险,我们才和衣而卧,暂时咪一会。

22日凌晨4点多,天已经大亮,可是,劳累的队员还在梦乡中。这时,綦局长接到防指命令,全体队员马上启程,前往巴林局防火线指定地点集结,接管800延长米的遛火线任务。虽然不忍心喊醒酣睡的队员,但是,必须严格执行前线防指的命令,各领队挨个叫醒队员,带上装备,紧急出发。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,终于到了我们的指定防区,与扑火的毕拉河森林消防大队相遇,明火已经扑灭,火场内还有大量的浓烟,枯树、倒木还残存着余火,队员们放下背囊,与消防队员一起清理火线。早上7时,疲惫的队员们终于把防火线内的隐患清理完成,在火烧迹地内开始安营扎寨,简单吃点自备的馒头和咸菜,躺在帐篷内又睡着了。队员们确实是太劳累了,领队们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,然而,神圣的职责不允许有一丁点的疏忽,不能打任何折扣,这就是巴林局一支能打硬仗、能打胜仗、能迎难而上的光荣队伍。

9时,对讲机和山下的车队联系不上,给养不能按时到位,队员们的午餐还没有着落。我主动请缨,带领八名队员下山背给养。如果按照原路返回营地大约得走五六公里,回来时负重行走,不但消耗大量体力,而且还需要五六个小时,为了节省时间,便于所有队员上山下山,我们几个一致决定拿着油锯从山上开出一条路来。原始森林里,倒木、枯枝、杜鹃、偃松交织在一起,下山人空走都迈不开步,别说负重上山了。前面油锯开道,后面人员清理,大约两个多小时,我们成功开出一条新路,顺着沟塘子又走了1公里到了公路,对讲机和山下的车队终于取得了联系,车队开车把我们接到给养供给处。刘继华昨天连夜开车去根河采购食品还没有回来,山下也只是有点方便面等,这时,牙克石市林业局副局长孙胜兴过来说,前线防火指挥部有给养,你们去和他们联系一下,先把中午饭解决了,我们几个在孙胜兴的陪同下,走了大约10分钟,见到了前线防指主管后勤的李部长,李部长说马上给我们解决食品,可另一位领导说现在车上的食品是给森林消防大队的队员准备的,李部长说,所有山上的人不能让他们挨饿,先解决巴林林业局的队员午餐,消防大队的再想办法,就这样,我们领到了四十个人的食品。山下的7个司机主动说,先给山上的同志们,他们在一线,一定要吃好,我们在山下好对付。我们几个稍事休息,背上给养顺着新开的路急匆匆往山上走,每个人身背五六十斤的重物,顶着烈日的炙烤,踩在深深的苔藓里艰难前行,汗水浸透了衣服,沟塘子对面还在冒着浓烟,直升飞机不断的在山顶上盘旋查看火情,等我们上到山顶,山上的队员已经饥肠辘辘,我们不顾劳累即刻分发食品,他们手抓馒头,就着咸菜,喝着瓶装水,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午饭。这天三十多度的高温,瞎蒙、蚊子在队员们身边萦绕,我们在帐篷里闷热潮湿,出来又蚊虫叮咬,那份罪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。下午4时,各领队带着队员沿着火线继续清理,确定没有隐患后,才坐下来休息一会。

晚餐后,劳累一天的队员钻进帐篷睡着了,挨着我们的毕拉河森林消防大队队员大部分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没有带帐篷,只是简单支起了一个塑料布,几个人挤在一起进入梦乡。半夜里,忽然下起了大雨,因为我们是在山上露营,帐篷都是顺着山坡方向搭的,雨水顺着坡向流进了每个人的帐篷里,衣服、鞋都浸泡在雨水中,而旁边的消防官兵已经在山上连续奋战几个昼夜,实在是太困了,这么大的雨水,他们竟然没有醒,只是又往一起挤了挤,接着酣睡,谁是最可爱的人,他们当之无愧。

23日四五点钟,天已经大亮,经过一夜的雨淋,大部分人都起来了,精神状态都出奇的好,我们的队员和森林消防的官兵也都渐渐熟悉起来,互相开着玩笑,交流着经验,双方的食品拿出来互相赠与。我们上山没有带锅炤,消防大队炊具相对齐全,他们做完饭,把一切用品借给我们,快速扑火队员张宝国主动承担了厨师的重任,开始准备早饭。连续两天我们吃的都是馒头咸菜,队员们太想吃点热乎的炖菜了,一会一锅热乎乎的菜炖好了,转眼之间一锅菜吃的精光,大伙舒舒服服吃了一顿饱饭。

半夜这场雨,给严峻的火场带来了久违的安宁,虽然还有冒烟的地方,但是减缓了火场的压力,似乎所有人松了一口气。毕拉河的森林消防队员脱下衣服和鞋,在火堆前烤着潮湿的衣服。天气又放晴了,毒辣的太阳照在队员们身上,被雨淋湿的衣服在太阳的照射和身体的烘托下,渐渐干了,年轻队员们顽皮的天性也显露出来,以灿烂的笑容迎接着新一天的到来。可是,领队们没有丝毫放松警惕,带着队员兵分两路,上下查看火线情况。半夜的雨水起了很大作用,个别地方还有青烟,原始森林的腐殖质太厚了,雨水不可能一下就浸透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严防死灰复燃,我们开始清理火场内的烟点,森林消防大队的队员们用锹镐打防火隔离带,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清理,火场三十米以内的火点基本清理干净了。返回营地时,森林消防队员们还在打防火隔离带,由于他们带的工具不足,几十名森林消防队员徒手挖隔离带,有的队员手指都出血了,他们仅仅二十几岁,在我们面前就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,刹那间对他们肃然起敬,我们的国家有这么一支坚强的队伍,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呢,祖国的强大来自于人民,更来自于这支战无不胜、攻无不克的光荣子弟兵,我们什么都没有说,纷纷脱下手套送给这些让人尊敬的子弟兵,也拿起仅有的几把铁锹投入到打隔离带的工作中。

今天是我们出发后的第三天,看着对面山头还有青烟冒出,我们心里想着,在山上还得几天才能撤出。从山下背水上山极为困难,背上来的水只能饮用,不能洗脸刷牙,只能忍受着浑身的瘙痒和潮湿,每个人都蓬头垢面,满目倦怠。我看到吴子荣队长时,他的双眼浮肿,但仍然很乐观,一名有着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,在关键时刻,身先士卒,践行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光荣本色,诠释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铮铮誓言。

经过一天的紧张劳动,防火隔离带全线贯通,所有的队员带着满身的疲惫再次进入梦乡。半夜,几声沉闷的惊雷再次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,狂风夹着暴雨倾泻而下,帐篷在暴雨中显得那样单薄,不堪一击,森林消防大队的队员几个人把塑料布裹在身上,继续在暴雨中沉睡。我们既盼望大雨的到来,也心疼这些孩子们的凄苦,但是,没有办法,火场就是战场,火光就是命令,在扑灭这场金河林业局秀山林场的大火中,他们不辱使命,勇往直前,克服了各种困难,忍受了难以想向的困苦,终于打赢了这场攻坚战,按照预定计划,实现了全线合围,我们为他们这种精神点赞,为他们的坚强自豪。

6月24日,早餐后,再次接到命令,前移500米。我们把行李收拾好,到达指定地点,开始搭帐篷,经过昨夜一场大雨,火场内已经没有一丝烟雾,整个秀山清新、寂静,只有烧枯的树木在静静诉说这场不期而来的灾难。

11时,前线防火指挥部又来命令,援外的牙克石市、额尔古纳市和我们三支队伍全部撤到山下集结。我们再次整理行装出发,12时与山下的车队汇合。根据所有扑火队伍的汇报,结合直升飞机的巡查,前线防火指挥部确信没有任何烟点,指示我们将防区任务交给金河林业局的接管人员,至此,圆满完成了这次援外扑火任务。简单吃点午餐,我们上车返程,六十公里的路,感觉那么漫长,所有人早早掏出手机,等待手机信号,两个小时后,车队走出了简易路,信号通了,大家急不可耐的给妻儿、父母、朋友报平安,倾述着这几天对亲人的思念,晚上6时到达根河市休整。

6月25日,早上7时我们启车返程,下午4时30分,这支援外远征的队伍终于抵达巴林,林业局的所有领导、同事们,早早在招待所门前等待我们的凯旋归来。虽然是短短的几天,确好似走了很长时间,当局长宋同利、党委书记秘希刚、纪委书记杨志祥的双手与我们紧紧相握时,队员们疲倦的双眼流出了幸福的眼泪,来自家属的担忧、来自同事的牵挂、来自领导的惦念,顿时汇入一股暖流,传遍全身。

这次援外扑火,锻炼了这支队伍,在关键时刻考验了这支队伍,我们得到了前线防火指挥部的肯定,得到了呼伦贝尔市林草局的赞许,得到了呼伦贝尔市应急保障局的表扬。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在危难之时,我们不辞劳累,昼夜奔袭,发扬了集体主义精神,在外局面前展现了高尚的品质,严谨的作风,为巴林林业局争得了荣誉,这才是“精兵强将团结一致,援外扑火载誉而归”。(许彪)